第320章 105.8 你打算考去哪里

    “我和我老公也会有矛盾有吵架的时候……”我看着面前的关婷缘,就好像看到了过去自己和平生怄气的样子,幼稚又倔强。
    怪不得让平生那么头疼我,原来是我自己把他早已拿下,他却不知道对我如何是好,最后选择了愤然离去思考人生。
    “只是最后你们不是在一起了吗?”关婷缘拿过一个勺子在搅拌刚才小河呈上来的咖啡,她真想着加糖搅拌,“会不会很苦啊!”忽然她问起我这样的问题。
    我拿起小铁勺往装糖的杯子一舀,“一勺够吗?”
    “还好,继续加。”
    “第二勺呢?味道怎么样……”
    “有点甜的味道了……”
    “那你还要加吗?”我问。
    “不加了,我怕太甜。”
    “其实都一样,你没有试过第三勺你也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味道,只是人不一样,尝试过了,也还是会觉得害怕,关婷缘啊,我看你就是害怕了。”从前什么都不害怕的人,如今却害怕见到了星光闪耀般的郑祁,我说吧,这人啊,有时候往往该大胆的时候偏偏选择了后退,该退后反而不怕死的前进。
    这个如何收场好呢?
    关婷缘面色一滞,像是被我猜中了……亦或是她不想见郑祁?
    “我,我是害怕了,分开了快两三年了吧,高中毕业以后就没有联系了,哦,不对,大学期间联系过一次,后来再也没有联系了,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真的不想见,看到他又担心我会难过,无法让自己的心冷静下来,一直以来,我都以为我自己能够坚持下来的原因是真的熬得过去,结果呢,输给自己,输得一塌糊涂呢。”明明没喝酒,却偏偏她在回忆过程中喝醉了一样,只是关婷缘她自己明白,从要说分手那一刻,便不能后悔,反悔好像就是说分手的那一刻,只是再三问她的郑祁……
    郑祁他在大冬天地陪着关婷缘在操场上走了一遍又一遍,明明快要结束高中三年的时光,可美好时光如此的短暂。
    “郑祁,你打算考去哪里?”关婷缘没有什么话题可以继续说了,临近高考,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志愿的话,也是等成绩出来以后才知道。
    郑祁没想好,“不知道,能去哪里就去哪里,主要是你想去哪个城市?”
    “我吗?”关婷缘有点意外郑祁会问起她来,她也许自我感觉郑祁没有把她规划到以后去,很多时候她不明白在郑祁心目中哪个才是重要的。
    “嗯。”他轻轻的一个“嗯”,让关婷缘舍不得开口了。
    嘴角一片哭涩的她,想要开口说出的话,一下子开不了口了。
    因为依照她的成绩是去不了什么好的大学,可郑祁不一样,他成绩好,他可以自己选学校,而不是像她自己那样子得等学校消息,她不止在高三的时候被好几个老师抓去办公室谈话了,每一次都是趁郑祁不注意的时候,让她去办公室。
    有些时候,还真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到的。
    “想去北方,想看雪,想去一个陌生的城市,谁也不认识我们,可以手牵手的,光明正大的让所有人羡慕我们……”
    “想法倒是不错。”郑祁听到她的话十分开心,原本脸上没有弧度的嘴角,一下子弯起了个弧度。
    “是挺不错的,前提是我能考得上……”不是谁说,大家都知道关婷缘成绩不太好,想要和郑祁考去同一个城市是有可能的,一间学校的话,难度系数太大了,不可能让一个天之骄子委屈去三流学校吧?
    这是一个老师这么对她说的。
    “关婷缘,你为什么就不能努力一把呢?郑祁成绩好是没办法改变的,但是你成绩不好,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你看看你和郑祁在一起那么久,有几次考试能看得过眼的?有吗?没有吧,一次我都拿不出来……”说话的老师是已经对关婷缘充满了绝望,学习成绩不好,还要败坏校风校纪,真是够让人头疼的。
    尽管如此,郑祁还是愿意保护她。
    “老师,我说过我可以退学或者转学的。”关婷缘想过这些事情,但是兔子被逼急了也会跳墙的。
    是啊,郑祁在她身边,她怕什么。
    “你……”老师是被气到了,但也不好说下去。
    因为郑祁说过,要是关婷缘退学,他就跟着退学,要是关婷缘转学,他也跟着。
    无论关婷缘做何种选择,郑祁都会在她身边义无反顾地跟随。
    是爱吗?
    不是的。
    只是两个受伤的孩子在互相索取温暖,慢慢地,彼此有了不舍。
    “因为老师太难缠了,加上郑祁成绩好才有了和学校对抗的说法,当然,也不是说老师真的不敢动我们,我们遇到的老师算是比较仁慈了,说起来,现在想想还是老师用心良苦……”关婷缘解释起当年的种种,却没有想通她自己为什么要提出分手的真正理由。
    “谁都有这样的时候,十个人里头,就有差不多一半人以上都经历过类似的情况,要我说,爱过痛过,人才会长大。”并不是谁都可以那么幸运的手牵手一起走到一辈子的尽头。
    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呢?
    “但是还是会很感动郑祁挺身而出的站在前头,并不是谁都有这样的勇气。”关婷缘是感动的,心动那一刻的郑祁可以那么帅气地直接了当站在她前面为她挡去所有的困难,她没有被很为难,就连年级里的女生也因为郑祁的警告而不敢对她怎么样。
    郑祁放狠话说:“要是谁敢动关婷缘一根汗毛,一根头发也不可以,小心我和你们玉石俱焚!”
    其实他是在一班说的,当时很多人都在议论他们的事情,更多的还是讨论关于关婷缘的坏事比较多,流言蜚语本来就是真真假假分不清,到最后谁说的是真是假也不知道。
    “你们之间有很多让你很感动的瞬间才对……”我对于两个人谈恋爱的回忆,一时间说要我讲出来,还真是想不到太多,反正要是某天空闲下来,真忍不住想要想一想了。
    “不太记得了……感觉都好久远……”当初以为自己能够记住的瞬间,一下子就记不起来了。
    “是啊,我那时候才多少岁来着,好像也十几岁而已,现在我都奔三了,想一想还是觉得时间过得很快……”我停了一下,接着问:“没有想过找他吗?”
    关婷缘只是笑了笑,“想过,不过……还是算了,听说他已经有女朋友了……”
    “那你……”好可惜,居然没能有机会在一起了。
    “没事,我能想到的,是我放弃了,没关系的,但我不后悔。”关婷缘她不后悔,但不代表她不遗憾,她选择了离开,是因为分开对他们两个人才是最好的,如同别人所说,她和郑祁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能够相遇已经是不错的了,还能相识相恋过一场,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但关婷缘觉得遗憾的还是她没能够好好和郑祁说一声谢谢!
    是郑祁让她学会了包容和理解。
    “傻瓜……”我忍不住想要伸手默默关婷缘的头来安慰一下她,因为好…心疼。
    她放手是为了成全。
    不想因为她,而让郑祁选择错了。
    结果,她没选错,郑祁的确选了一条很好走的路。
    要是她和郑祁一起,也许,郑祁就不会去选他该走的那一条路。
    “我知道能够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所以我一直都想要开口说分手,也许是累了,也许是厌倦了,也许,是该放手了……这次回来也是想着看看……”
    “看完就选择离开吗?”
    “不……”她没想好,“可能要留下来,我的工作辞掉了。”关婷缘辞掉的是一个年薪十几万的工作,那是她努力争取来的工作,可是要毕业了,她不得不选择回来了。
    她知道她放弃了一个好的机会,但是她不回来,她不放心。
    “要是没地方去,就来我店里做一下,随时欢迎你。”我觉得她累了想要休息可以过来我店里干一下,工资可能不会太高,但工作起来也不会太辛苦,总而言之,我是不介意店里多一个人。
    小河应该也不会反对他多一个助理帮忙。
    “好,要是我找不到好的工作就来投奔你。”她看了看手上的表,“呀,都快六点了,不知不觉和你聊了那么久……”
    “来我店里和我聊天的还有聊了一天一夜的呢,我店里是蛮奇怪的,有时候会开得很晚,有时候会提前下班,时间上不太稳定……”
    “这样挺好的,我就是听朋友说这里开了一家讲故事的店,就好奇过来看一眼,没想到和你聊了几次以后,就喜欢上这个地方了,安静却让人安心。”关婷缘这是第五次过来店里和我聊天了,前面三次她都有所保留,没有和我说太多事情,毕竟她没那么容易放开来,她是那种慢热型的,不能逼她,只能循环渐进地和她聊天。
    平生说我干这行需要耐心,不能焦急来。说是和他打官司一样,有时候需要直击要害,有时候要婉转,什么都需要选择好话题,不能因为话题而把关系给弄混了。
    “喜欢就好,我这个人就是太闷了,喜欢听故事,所以我老公就给我出资开了这家店,不知道的人以为是我自己开的呢。”我生病的事情并不多人知道,平生是为了让我好好养病才选择让我开店的,之前的工作我辞掉了,新老板也不是没有找过我谈话,只是平生先我一步和新老板谈过了,所以,我新老板就没有做出挽留的意思,就是想让我赶快回家修养,等身体好了以后再慢慢工作。
    “那你老公肯定很爱你。”
    “我是他老婆,不对我好还能对谁好呢?”
    “哈哈哈,你好有趣……”
    “别说,我老公有时候还真的挺没意思的,两个人在家一整天不说话都是可以的,只是呢……”我想到这一点就头疼了,因为平生实在是不讲情趣的人,“他总是可以让我好不容易营造的浪漫气氛一下子冷场了……”
    天知道我是怎么给予平生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呢?
    “结婚那么多年都这样吗?”关婷缘好奇地问道。
    “也不是……”我肚子里的小心思平生他是看不上眼的,“我的话一般通俗易懂,他说我这样的事情还是不想要深究下去。”一棒子打死他觉得是最好的。
    反正他懒得给我一个回复了。
    看看吧,我遇到什么样子的老公啊!
    恨不得撞墙了。
    关婷缘对于我和平生的事情知道的不多,她也不好评价,只是……“你们互相之间应该也是很了解对方吧?毕竟你们生活在一起那么久了……”很多时间上来说,他们应该很了解彼此的,只是,他们总觉得有时候还真的没什么默契的。
    就好像默契比赛一样。
    别人问平生。
    “周平生,顾相思喜欢吃什么?”
    “鱼。”答对一个菜而已。
    “顾相思喜欢什么水果?”
    “香蕉……”是答对了一个水果名字而已,我喜欢太多水果了。
    “她最讨厌吃什么?”
    “榴莲。”我不太喜欢榴莲那个味道。
    “那顾相思你觉得周平生最不喜欢的人是谁?”问问题的人偏过头来问我。
    “夏琪吧。”最近他老是被夏琪欺负。
    不对,是他们两个不知道为什么而争论不休。
    “有没有和周平生做过一件很疯狂的事情?有的话,是什么事情?”
    “应该是在上学的时候,我们逃课吧……”
    平生的回答是:“应该是体育中考前一天被级长抓住他们放学不回家,在体育馆附近约会吧……”
    我和他没有答对这一题。
    只是我们都知道有这么一件事情,但是呢,因为可以联想到很多事情,才会让我和平生不知道说哪一个好。
    第一反应的话,又不确定。
    “那最爱的人是谁?”
    “平生不会相思。”
    追-更:yushuwu.one (woo18.vip)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UC8B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