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

    裴珩按了按自己的左肋骨。
    半个月前的枪伤留下的痕迹,现在还隐隐作痛。
    任务提前结束,他没来得及接受表彰就赶了回来,想看看他日思夜想的小姑娘。
    他不懂浪漫为何物,但也知道女孩子应该是喜欢惊喜的,所以他并没有告诉她。而弟弟裴琰在跟他说苏娉儿现在地址的时候,同时也发来了几张照片。
    照片里是一对极为相配的小情侣,二人看上去形影不离,周边的场景换来换去,有学校里的,有超市的,有电影院的,他们却始终牵着手。有一张甚至是在接吻,男孩儿扣着女孩儿的腰,女孩儿微微踮着脚承受,脸上幸福沉迷,画面比韩国偶像剧还要唯美。
    裴珩却看得愣在当场,恨不得砸烂了自己的手机。
    一把年纪了,在同一个地方绊倒两次,这事儿单是沾点边儿,都觉得是天大的笑话。
    但凡他还有点尊严,都不该开车来到他们的楼下。
    偏偏他来了。
    来了能做什么?
    求证了事实然后呢?
    裴珩坐在车里眉头紧锁,一时恼恨一时困惑一时又迷茫。活了快叁十年,第一次遇上这种事儿,他毫无头绪。
    欺男霸女的手段,裴珩的教养自问做不出来,可他也不想就此善罢甘休,就这么纠结着,直到苏娉儿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天气渐暖了,她穿着一件长袖的牛仔连衣裙,不施粉黛的样子比他记忆中还要美。
    她身边令人无法忽视的男孩子则穿着牛仔衬衫,很容易想到,这大约是女孩儿想要穿情侣装的甜蜜心思。
    真正令裴珩此刻如鲠在喉的,是苏娉儿看向那男生的表情。
    在裴珩印象里,他见过清纯可爱的她,天真烂漫的她,媚惑放荡的她,诸多的情绪,眼神里的内容却都很直白,以至于他想寻觅出哪怕一丝除了肉体欢愉和利用外的其他内容时,竟然找不到半分证据。
    但苏娉儿喜欢那个男孩子,在他看来,已不需要任何证据。
    ……
    苏娉儿喜欢沉屿森牵着她走路。
    因为牵着他的手她就不需要看路,走还是停人家都给她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沉屿森今天要去面试,苏娉儿想陪着他去,但她本来有课,沉屿森就想把她送去上课先。苏娉儿哪能答应,她还是头一回陪沉屿森面试,从昨天晚上磨到今天,终于让他同意了。
    她挽着沉屿森的手臂,蹦蹦跳跳叽叽喳喳,像一只刚从笼子里放出来的小鸟找到了能依靠撒欢的大树。
    脚下踩了石子也没发现,身子一歪差点摔倒,沉屿森把她捞回来拍了拍她的小屁股:“让你走路看路。”
    想起昨天晚上她使出浑身解数想要跟他去面试,人家因为今天要早起就弄了她一回,所以就算他这个动作不带任何情色意味,但苏娉儿欲求不满的小火苗还是噌噌的烧了起来。
    “啊~”她故意叫得媚气十足,手勾着沉屿森衬衫里面的白t娇声道:“你可以力气大一点的,我喜欢重一点。”
    那双眼婉转多情,水漾的眸子里暗藏着撩人的钩。
    沉屿森深呼吸了好一会儿,才按捺住没把这妖精拉回家里操一场。
    他捏了捏握在自己掌心的柔软小手,看四下没有人,低头就往她嘴上咬了一口:“回来再收拾你。”
    苏娉儿简直求之不得,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粗暴起来有多迷人。
    她羞答答的想亲回去,眼角却瞥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顿时僵在原地。
    沉屿森见她神色有异,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有一辆车停在那里,车上好像坐着一个男人。
    “怎么了?”他低头问。
    苏娉儿忙回过头来,她惯会演戏,此刻却掩不住的神色慌张,连理由都扯不出来。
    “我……我突然想起来我妈让我晚上回家……没事,我们快走吧。”
    沉屿森看着她分明写着我有事的表情,眼神不着痕迹的掠过不远处的那辆车,遮阳板挡住了车上人的上半张脸,但他就是有种直觉,这人在看他们。
    沉屿森没有追问,牵着她离开了小区。
    ……
    裴珩跟苏娉儿对上了视线。
    看见她瞬间僵硬的神情和慌张的样子,他有些忍不住想,她是在怕什么呢?怕自己看到她跟那个男孩子在一起,还是怕那个男孩子知道自己的存在。
    但很快,小情侣半分没有松开的手给了他很好的答案。
    裴珩这会儿怒极了,神经反而没有那么紧绷,不知道为什么,甚至还有点想笑。
    裴珩啊裴珩,你可真是个笑话。
    ……
    晚上,苏娉儿给裴珩发了微信。
    就仨字儿,多了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裴珩看着她发来的“对不起”又是一阵复杂难言。
    “小姑娘,祝你好运。”
    最后,他回复道。
    作者有话说:
    姐夫还会回来的!
    但在男主面前都是工具人不会再多了(飘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UC8B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