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群雄(群P)3

    山间树木丛生,天气见凉,两侧层林渐染殷红,则行站在桥上环顾四周,峡谷深幽,群山如画,流水潺潺,一切美不胜收。
    只是气氛却煞气腾腾,他的去路被阻断,前面站着掩空来,别看对方行事作风毒辣,那身袈裟在身,硬是穿出了神势肃穆的气势。掩空来的相貌也偏正气,天庭饱满,丰颐广颡,站在这桥头一侧石栏之上,风起衣袖,威仪肃然,凌然不可直视的样子。
    身后也被零翌断了去路,他们两人能瞬移,零翌的速度也绝不含糊,他飞天遁地,跟着掩空来放出的信号弹,分秒就能赶来。
    则行万万没有想到,笙调能够如此迅速的识破自己伪装。他是心魔,按理是绝对不会被人察觉出伪装的。能够轻易察觉到他,除了心魔本体的纹风冷外,他印象中只有一个人曾经对他的存在极为敏锐。
    一想到瞿东向,则行嘴唇微抿,喉结略动,眼神染上了一层邪气。他差点就忘了有这么一个好下手的对象,只要控制住了瞿东向,何愁那些男人不乖乖就范。他正面和这群人交锋,反而让暗中隐藏的纹风冷得了好处。
    阴谋诡计一上心头,则行干脆停下了逃跑的脚步,正面对上了夹击的两人,摆着手示意道:“咱们休战。”
    掩空来身上袈裟一甩,冷哼道:“你只要乖乖束手就擒,我自然不会为难你。”
    则行抖了抖身体,他这具身体是前几天临时在停尸间找来的,匹配度极低,此刻已经是举止有些僵硬不堪了,更是让他暗恨自己之前失去的力量,之前只差一步他就能够彻底幻化出自己的形体了。
    失去了自然就要想办法重新得到。则行隐藏住眉间阴郁,双手一伸状似乖乖就范道:“我们虽然不是同路人,至少目标一致。我和你们走,也并无不可。”
    掩空来没有料到事情办得如此顺利,笙调是诱饵,上钩的要么是纹风冷,要么是心魔。如果前者来,怕是要一番恶战,而后者来,他也做好了被对方逃脱的准备,毕竟心中之魔,欲望贪念无处不在,钻进人群之中根本一时难以察觉到。
    没想到则行居然挑了人烟罕至的山间,还乖乖就范,一时让他有些踌躇,暗付是否有所蹊跷。他是人,想得自然多,可是身后站着的零翌是机器,高智能的机器,只判断当前环境和目标的危险性。眼见掩空来不动手,零翌机械手臂一伸,就将人牢牢控制住了。
    “我说掩秃驴,你磨叽什么呢?”零翌把秃驴两字喊得极为顺口,自从他智能化程度越高,对于人类的嬉笑怒骂越发掌握熟练起来。
    掩空来懒得和一台机器计较,他眼见则行完全乖乖受制零翌掌控却毫无反抗,虽然满心疑惑,终还是按照原来计划佛咒贴于对方胸口,佛珠环绕脖颈,则行本来寄身的尸体瞬间萎靡起来,静脉呈现出褐色,肌肤表面腐败开始冒出水泡。
    掩空来非常谨慎的观察了这具尸体,确定心魔被困索在了尸体之内,这才展开早就准备好的裹尸袋打算装尸。
    零翌的机械手一缩回,赶紧自我消毒杀菌,嘴上还不忘抱怨:“到底这是什么鬼玩意?”
    “别废话了。快过来帮忙抬尸体。”
    “不要!我的机械手刚消毒完。”零翌断然拒绝,边说还边后退了好几步。虽说机械手臂只是起到工具作用,不过是打斗作战的辅助罢了,平时他搂着瞿东向都是用人形手臂,可万一要是和东向玩什么情趣需要机械手臂了,这手臂恰好刚抬过死尸,他肯定是会被瞿东向嫌弃的。
    掩空来一听零翌拒绝,眉头一挑,正要开口讥讽,却听到腰间挂着的军用传呼器再次响起,是步西归的声音:“掩空来!纹风冷来了!”
    掩空来闻言面色一凛,知道纹风冷这是典型的黄雀在后的行为,看来对方一直都在密切注意着他们一举一动伺机而动。
    他不在做任何犹豫,架起那具尸体直接就往尸袋里赛,随后把备好的经文贴满了尸袋外部一圈,直接甩给了还在发愣的零翌,匆忙叮嘱道:“你把心魔带回去。记住了!除了你以外,任何人不能碰这个尸袋。”话音一落,人就劈开空间消失。
    零翌扭动了一下脑袋,他从数据库中调出了人类嫌弃的情绪波动,然后有模有样的学着露出同样厌恶的表情看向那坨被甩在他机械手臂上的尸袋——要不他考虑一下回去卸了胳膊换一条新的?他染了尸臭会不会被瞿东向嫌弃?
    零翌回营的速度很快,这次为了避免瞿东向再次受到伤害,保护众人不受到纹风冷的攻击,所以瞿东向他们是被秘密安置在大型军用基地内。
    这个原本是为了让皇帝、皇亲贵胄以及国家元首等政治重要核心人员在战时遭受到炮火攻击威胁时特别建造的基地。基地四面发达,储备着各种物资可供上万人一年的需求,有着最先进的武器装备和各种设施,确保在里面的人可以安然度过烽火连天的日子。
    只是步西归上位后,这个基地就没有了用武之地。步西归是军人,军人应该身先士卒,国难当头岂会畏缩在保护壳内,那又凭什么做国家元帅,一国领袖。而身为皇帝的望帆远更加不需要了,他骨子里桀骜,天性不怕死,又当时和国师掩空来交手中,哪里会乖乖进入基地任人摆布。
    零翌通过了基地验明身份后,落在了降落甲上,他刚变回人形就听到迎接他的士兵说瞿东向苏醒了。
    醒了?
    零翌感到他全身的机械零件都在荡漾,他明白这是人类快乐的表现,他随手把带来的尸袋扔在了军用装甲车上,早把掩空来的叮嘱抛之脑后:“让人把这鬼玩意扔角落里头,等掩空来回来后让他处理。”话音刚落,他如离弦之箭般飞驰向瞿东向房间而去。
    接手尸袋的士兵并未多想,军人上战场多了,多少死尸都见过,因此载着尸袋的装甲车毫无阻碍的向着基地深处开去。
    瞿东向这里正群架打着火热,燃坤率先回过神来,拉开架势就一拳狠狠送出,横岳清动作利落,只是一个鸽子翻身避开拳风同时,迅速一脚侧踢,直接踢中在燃坤出手的拳上,力道之强震得燃坤连退几步,隐隐感到手中一麻。
    横岳清的身手已经堪称一绝,拳脚功夫练得炉火纯青,燃坤断然不会是他的对手。一旁站着的戎策眼见燃坤没有讨得好处,也顾不上讲什么道义,直接快步跟进,一掌击向了横岳清后心处。
    横岳清一脚踢出,却听身后掌风呼呼,知道戎策出手了。既然两人夹击,他自然也下手不在留情,一个纵身,反手一个擒拿锁住戎策拳头就势朝着燃坤击打而去,借力使力,戎策没料到横岳清身手如此敏锐,收势不及下拳风直接对上了迎面的燃坤。燃坤万万没料到两人合伙攻击,招式却直接招呼到他的面门上,纵使他后退的快,依然被揍的脸上带了几分青,当下怒骂道:“戎策!你眼瞎?往哪打呢?”
    瞿东向没劝架,叁个男人你吵我打,那声音熙熙攘攘反而带起她了一丝瞌睡之意,她干脆懒洋洋地斜靠在枕头上看热闹。反正这叁个男人也打不死彼此,伤了最好,少了叁个男人的战斗力,她觉得自己可以轻松不少。
    零翌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叁人打成一片,完全遮住了后面床上躺着的瞿东向,当下机械手臂一伸,就要夹起叁人,把人分开。
    瞿东向眉头一动,本来歪着的身体猛地坐直,她敏锐的打量了四周,却一时没有察觉到异样。
    刚才她是敏感了吗?
    就在零翌进来的时候,她嗅到了心魔的味道。
    可是零翌是机器人,断无可能被心魔附身的,她是一时错觉吗?
    想起了之前在地下的时候,她也没有错认心魔,于是心头一凛,扯开喉咙大声问道:“零翌!你刚才去哪里了?”
    *追-更:rouwenwu.de (woo18.vip)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UC8Bet